落笙楠笙

谢谢你们的喜欢!!!我会加油的!!!

【ALL出久】·The Rememb 1·
记忆篡改
此处是AFO的记忆篡改
可能会ooc
私设绿谷出久有个性(被AFO赋予)
时间线在体育祭后

不一定会有后续

能接受请往下看


以下正文
绿谷出久醒来时,周围除了黑暗,他真的什么也看不清。往腰下摸了摸,自己躺在床上,这里是陌生的地方。绿谷出久下意识地想着。
可,来到这之前,我在干什么?
往深处去想,得到的只有脑袋传来的一阵剧痛,久而久之,绿谷出久也不得不放弃了。
我又是谁?
脑内有个答案,模糊的答案——你是,绿谷出久啊。
得到了满意的答案。
待眼睛已经差不多适应了黑暗,周围的事物也逐渐出现在眼前,虽然无法看得非常清晰,却也足够绿谷出久辨别现在的环境。这是一个狭小的房间,整个房间左右也不过一张床,但是这个房间有门。绿谷出久从床上下来,抱着一赌的心情去扭动门把手,不得不说,绿谷出久运气真的挺好。扭开门把的下一秒,他就踉跄几步从这个小房间走出。
这是一个公寓楼,绿谷出久往前走几步,顺着栏杆向下望去,目测自己是在离家不远的街道上,才放下心来。
可是,我为什么知道我家在哪?绿谷出久不想深入去思考,他的胃开始隐隐做痛,饥饿感让他恨不得吃了一头牛。
夜晚的天气冷得入骨,绿谷出久裹紧了身上唯一的一件印着AllMight字样的长袖体恤,顺着身体的记忆,他在家门前停下,踌躇了许久,才敲响门声。
门锁被打开的声音响了还不过一秒,绿谷出久就落入了一个温暖熟悉的拥抱里,他抬起手环住怀里这个体态稍微有些发福的女子,安抚地拍拍她的背,喊了声:
“妈妈。”
“小久....”绿谷引子的声音很轻,但是却止不住地颤抖。绿谷引子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有些不舍地放开了绿谷出久,拉着他的手带他进了门。
“小久现在一定很饿吧,妈妈给你准备了你最喜欢的猪排饭哦。”
绿谷出久看这桌上已经冷掉的猪排饭,源源不断的暖意却占据了内心:“哇,谢谢妈妈!”迫不及待地坐下,双手合十轻声喊了一句“我开动啦”才拿起筷子大快朵颐。
可能是没休息好吧,在最后一口米饭下肚时,困意也席卷而来,绿谷出久放下筷子,甚至没有注意到筷子掉落,迷迷糊糊地起身说了句:“妈妈.....我先去休息了……哈...”说完还没忍住打了个哈欠,扒着墙壁强忍着困意,把自己摔在自己床上,刚阖上眼,就失去了意识。
看着绿谷出久熟睡,绿谷引子终于忍不住了,她捂着脸,为了不吵醒绿谷出久她小声地抽泣着,肩膀也颤抖着,这个在孩子面前强颜欢笑的母亲,展现了她最柔软的一面啊。
“出久.....你终于回来了。”
失踪了两天的绿谷出久,找到了,准确来说,是自己回来了。

那是谁。
绿谷出久看这眼前面目全非的人,听声音,是个男人。绿谷出久动弹不得,张了张嘴,根本发不出声音,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男人讲了几句他根本听不清的话后张开五指伸向了自己的面庞,遮住了他的眼睛,这下他连看也看不见了。
还没在心中抱怨完,绿谷出久只感到有一股力量被强制关进了他的体内,并且在他的体内四处乱窜,撞的疼了,也只能紧紧地咬着牙强忍着泪水。幸好,这种感觉并没有持久,在一阵碰撞之后,这股力量终于安分了。
那个男人,把一根细长的针,刺进了绿谷出久的左胸,疼痛让他没忍住睁大眼睛,眼泪顺着太阳打湿了身后的布料。
眼前一黑,男人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他面前,刚才发生的事,又一次重演。
一次又一次,绿谷出久甚至想出了逃脱的最好的办法。
“小久?”
绿谷出久猛的睁开双眼,面色是说不出的惨白,胸口大幅度地起伏着,头上的虚汗也是一颗一颗密密麻麻的遍布着。
“是发生了什么吗?”绿谷引子担忧的看着躺在床上仿佛刚刚挺过一场大病的绿谷出久。
绿谷出久看了眼门口处站着的绿谷引子,长吁了一口气,从床上坐起来回以母亲一个安心的微笑:“没事妈妈,我刚刚做噩梦了,不用担心。”他按了按左胸口在刚才的“梦”里被针刺入的位置,又将手放在后脑勺处抓了抓,“不用担心啦,现在几点啦?”

“呜啊啊啊啊已经这么晚了!”


绿谷出久从公交车上下来时,已经有些疲惫,他刚刚才支撑过一波又一波的热情暴击,现在只觉得无力。
“绿谷君!我们快要迟到了!”饭田天哉出现在他身侧,惯性的挥舞着手臂。
“诶,可是离打预备铃不是还有五分钟吗?”绿谷出久不解。
“真正的英雄是永远都会赶在十分钟以前的!”看着饭田天哉奔跑的背影,绿谷出久捏了捏肩上的书包带,跟上了饭田天哉与他一同进入雄英的大门。
一进教室,绿谷出久就发现了不寻常。今天的1-A班.....都好安静啊,绿谷出久被这气氛压抑的抬不起头,偶尔把视线往高的地方放去,看到的也只是同学们望着他复杂的眼神。
“喂,废久,你就没什么想跟我们说的么?!”爆豪胜己意外的没有上手打人,而是撑着桌子面对着绿谷出久,表情迥乎不同的平静。
“是的,绿谷君!你得解释一下为什么会无缘无故地失联了两天!”饭田天哉的表情很沉重,与刚才和绿谷出久一起走进校门的那个表情截然不同。听着两个人对绿谷出久发出的疑问,班上的同学也没忍住讲出了自己的猜测和对绿谷出久的担心。
看着一片混乱的班级,绿谷出久无法应付这种混乱的场面,只能在那里无助的挥着手臂待大家安静下来才叹了口气说出大家最不想听到也意想不到的回答:“其实....我不太记得了,我好像失去了那几天的记忆。”
听到这个答案,全班立刻又轰动起来,绿谷出久无奈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一个一个回答着他们连珠炮弹般袭来的问题。
“都给我安静点,现在可是上课时间。”
整个教室终于又安静下来,相泽消太走上讲台,之前绑上的夸张的绷带也全部解下来了。蛙吹梅雨看着他:“太好了呢相泽老师,终于把绷带全部拆下来了呢。”“只是那个婆婆绑的太夸张了而已。”原本蛮轻松的表情变得严肃:“今天要做一个成为英雄最重要的一个活动,起英雄名。”
看着大家陆陆续续地上去,绿谷出久却一点头绪也没有。
“那么,最后一个还没有上来的,就是绿谷同学了呢。”
突然被点到名的绿谷出久一个激灵,用笔在白板上画了几笔,才小心翼翼的走上讲台,白板上的两个片假名赫然的出现在大家面前。
人偶(DEKU)。




因为暂时还没出现cp的场景,我就不打其他的TAG啦



给阿妈的赠图x
是Ballora小姐姐哦!(不知道看得出来不)

【轰出】二月十四日

二月十四日
#轰出

# 情人节贺文

# 小甜饼

#短小以及渣文笔

#欧欧西




       今天,是二月十四日,是一个特殊的,名为“情人节”的节日。
       我与绿谷约好了来进行我们的第一次约会,我站在镜子前不断的挑拣出合适的衣服。
到底是活泼一点好?还是成熟一点好...考虑一下保暖?要不穿的清凉点...
        要穿什么的问题不停的在脑子里回旋,落下,升起,又不停地旋转。
       周而复始,我突然知道要穿什么了。
       棕色长款围巾,为了和绿谷一起用;黑色的大风衣,很宽敞,可以把绿谷裹在里面;墨绿色的毛衣,嗯....这个跟绿谷的发色很像;裤子是很普通的加绒牛仔裤,为了不让绿谷担心....
       总而言之,可能身上的所有衣服都是为了一个叫绿谷出久的少年。
       我从电车上被挤了下来,有些狼狈地踉跄了几步来到了绿谷出久身边。
       “节日快乐,轰君!”
       那个人的笑容一如既往的温柔纯净,像是这寒冷的冬季里鲜少能看见的太阳。
       我捧起他有些婴儿肥有雀斑的脸,轻轻地吻上了他的额头,微笑着看到他通红的面颊。
       一如既往的可爱。
       嘴角又忍不住上升了些。
       “轰君,这是给你的礼物...”我看着他低下头,羞涩地从身后拿出了一个用蓝色的包装纸包裹住和用红色丝带绑住(还打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的一个盒子,我已经大概地猜到了里面的内容。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柔软的触感就已经让我回过神。
       绿谷,什么时候这么主动了?
       欣喜的同时我扣住他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
       我果然也是,一如既往的爱你呢。
END.

小剧场:
       绿谷送我的礼物无非就是关于欧尔迈特的周边吧....
一边这么想着,一遍拆开了礼物。
       是一个红白相间的精致的本子,我翻开第一页,封面上是绿谷出久的几个字,
        “我暗恋的人和我的恋人 ——至轰君”
本子里记载的是他和我还没在一起时对我的感情和我们在一起时的日常。
       这可是最棒的礼物了啊,绿谷。